狡猾的风水相士

  “啥子叫三算三算。”杨振新问道。
  “算天算地算人,天地人三才都可以算,这叫三算;三不算则是在天地人当中有三种不能算,一是极好,二是极坏,三是自己。”我给他们解释道。
  “袁哥你确定是这三算三不算,我怎么听人家说是不算天机,不算国家,不算个人。”张乘风质疑我道。
  “那是算命先生糊弄你呢。”我说道:“天时地利人和都是可以算的,不能算仅限于自己的功力够不够。你像《推背图》、《皇极经世》、《奇门遁法》这种,都是可以推算天时地利国运的。我指的三不算,虽然是三种,实际上是一个东西,就是极点。你们明白了么?”
  张乘风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明白!”
  “你妹,不明白你点什么头!”我怒道。
  跟这家伙简直没法交流。
  “我就是觉得很厉害的样子,所以就点头了。”张乘风无辜的说。
  “看相算命等玄学全部起源于《周易》,也就是万法通源,只要把周易研究透了,各门学问便会一通百通了然于胸。周易的精髓之一是什么,辩证!就是说事物不但要一分为二,还要有所变化,比如说我们常说的物极必反,否极泰来便是从《周易》当中的精髓演化出来。”
  “‘否极泰来’我知道。”杨振新小声地说:“武侠小说当中有一招‘亢龙有悔’,就是说升到极点之后必然会跌落,所以会有悔。”
  我认可地点了点头,对张乘风道:“你看人家的领悟能力,你得好好学着点。”
  “有悔就有悔,这跟算不算想有半毛钱的关系?”他小声嘟囔着说。
  我进一步解释道:“当然有关系!事情发展到了近乎顶点的状态的时候,就会处于三种状态,也么借助势力继续上升,要么维持原点,要么下降。而这种状态极度不稳定,任何风吹草动都会造成相当大的影响,算命是为了告诉人们趋吉避凶的道理,若是这个人处在一个极度不稳定的状态,你的一番话会对他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,所以说到了极点的人事,作为一个资深算命大师是坚决不算的。”
  张乘风终于明白了,拍着手说道:“那这么说来,刘燕茹因为太丑了,所以你就坚决不给她算!”
  “也不完全是,当我没有遇到比她还丑的人之前,是不能给她算卦的,毕竟对我们两个都不好。”
  看着他们恍然大悟的样子,我心中窃喜,哪有什么“三算三不算”,都是我胡诌出来的,毕竟我目前的水平有限,实在是不想节外生枝,万一一下子弄砸了怎么办?
  我跟他们瞎扯了一通,并没有什么鸟用,毕竟正主还在厕所门口堵着呢。

  “袁哥,咱们怎么甩掉这个小娘皮。毕竟现在人家已经是班长了,若是得罪了她,恐怕会给我们小鞋穿。”张乘风一下说到点子上。
  我沉默的扫了一下厕所四周,看看有没有趁手的东西。我抄起了躺在地上的拖把。
  杨振新连忙拉住我说:“袁哥咱们可不犯罪,虽然说是她骚扰我们在先,可一旦先动手我们就不占理了。”
  “你妹!谁要跟她动手了!”我被杨振新的天真也打败了。
  “你没看到厕所的铝合金窗户中间的空隙很宽么?我们只要用拖把撬动的大一点,就可以从这里出去了。”我接着说。
  马秀彪对我那是相当钦佩说:“为了躲避一个女人,不惜爬窗户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。”
  我沉声道:“别废话了,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,听我指挥就是。”
  鉴于我的权威在此,他们也不敢有太多的意见,只得上来帮忙,我们费好大功夫才把铝合金之间的空隙扩大到能容纳一个人。
  “我先过去探探路。”我第一个爬了出去。
  因为厕所是在一楼,出了厕所便是花园,穿过花园便可以到达外面的主路了。
  杨振新身材比较瘦小,第二个爬出去。
  第三个爬出来的是马秀彪,他虽然身材比较壮实好在都是肌肉,勉勉强强的也出来了。
  最后一个张乘风反而麻烦了,他虽然身材微胖,但却是有一个不小的啤酒肚,卡在了铝合金之间。
  “你小子用点力!平时没吃饭么?”我恨铁不成钢的骂道。
  “靠,老子就是平时吃饭吃多了才出不去的,赶紧拉我一把。”张乘风抱怨道。
  我们三个人拽手的拽手,拉头的拉头,眼看着就要把他拉下来了。
  这时我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,低头一看,竟然是刘燕茹的电话!
  他的电话一响,果然暴露了目标。
  我当机立断把张乘风的脑袋一扔,拔腿就跑。
  杨振新跟马秀彪看到我跑了,他们自然而然也跟着跑。
  张乘风本来肚子刚刚出来,只剩下腿,被我们这么一扔,把持不住身体,“砰”的一下子大头向地落了下来。
  “你们三个不讲义气的王八蛋,我跟你们没完!”
  我们顾不上去听张乘风的骂声,早已经跑得老远了。
  马秀彪身体素质比我好,很快就追上我问道:“我们将乘风扔下就这么跑了不是很好吧,尽管平时我看不惯他的所作所为,但是好歹也是一个宿舍的兄弟。”
  “难得关键时刻你能想起兄弟情义,我救你也不算白救,跟在我的后面赶紧跑吧。”我略带气喘的说。
  马秀彪听了我的话如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,疑惑道:“袁哥你说什么救我之类的,我怎么听不懂。”
  “你印堂发黑,廷尉跟兰台也隐隐泛紫,这说明你当下就有大灾祸,我为什么非让你跳窗子?因为人家用的是关门计,我们只有用跳墙法才能有效地破解,所以跳了窗子之后,你的脸色好了很多。”我边跑便解释道。
  马秀彪显然还是不能尽信,我看他一副疑惑的样子,气就不打一处来,说道:“看相算卦,信则有不信则无!我好不容易给你完全破解,就是因为你的怀疑,让事情有了新的发展,恐怕得受点皮肉之苦。”
  我这话刚刚说完,果然街角拐弯处,转出来一群社会小青年模样的人挡住了我们的去路。
  “你们几个谁是马秀彪。”
  马秀彪上前一步,撸起袖子硬气的说道:“老子便是马秀彪,你们想怎么样?”
  领头的小青年剃着光头,斜眼上下打量了马秀彪一番,点了点头道:“的确是个不错的小伙子。”
  马秀彪知道他们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不敢丝毫的大意。只是对方称呼他为不错的小伙就不知是什么意思了。
  领头的小青年又道:“小伙子是不错,怪不得能受到姜老师的垂青。我不会难为你们学生,扇自己两耳光子,写完保证书以后不再接近姜老师,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  “你…;…;你…;…;”马秀彪怒声道:“姜老师是我的偶像,我知道配不上她,但也不会因为几句威胁就轻易放弃,那样的话连我自己都会瞧不起我自己。”
  “吆,看不出小伙还挺有骨气,希望你能一直这样有骨气下去。”
  我看着他们要动手的样子,连忙劝架道:“冤家宜解不宜结,我看大家心平气和的谈谈,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。要不这样你们谈你们的,我们两个因为有点事情就先失陪了。”
  我这话说完也不等他们回复,给杨振新使了个眼色,抬腿就跑。
  “奶奶的,竟然不给我东哥面子。我说过让你们走了么?高强,三眼,你们去把那两个抓回来。”
  高强、三眼一听,当即领命。
  不过没走出几步,高强回禀道:“东哥不好意思,我这两天脚上长鸡眼,影响行动,要不你派别人去吧。”三眼也说道:“是啊东哥,我前些时候歪着脚了,医生说活动不能太剧烈。”
  东哥一听大怒道:“你们两个想造反是吧!执法堂的呢,给我把高强跟三眼抓起来!”
  他话音刚落,果然从后面走出来两个高大的青年,不过没有对高强、三眼动手,反而把东哥制服了。
  “你们两个也要造反么!”东哥怒声对后面的人说:“你们大家是不是也要造反么?”
  高强拍了拍手的示意那两个人放了东哥,朗声道:“东哥对不住了,这是老爷子的意思。老爷子不想你整天把心思放在女人身上,不得已才让我们把你控制住。”
  “高强、三眼我们可是好兄弟!你们就这样对我!”
  三眼摆了摆手,爱莫能助道:“鉴于我们跟东哥是拜把子的兄弟,所以说给东哥一条出路。因为事情是因他而起的。”说话之际,三眼的手指指向了看热闹的马秀彪。
  “所以说只要东哥你能把他打败了,我们就放你离开,至于你以后是死是活就看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  “你说话当真?”东哥没想到从三眼的口中还能得到生的希望。
  “三眼哥什么时候骗过人,只要你能把他打倒了,我们就回去跟老爷子汇报说没有制服你让你跑了。”高强补充道。
  马秀彪以为没有自己的事情了,正等着看热闹,没想到还是牵扯到了自己。
  “你叫马秀彪是吧?”高强笑着说:“东哥只有打败你才能离开,你也是一样。开始吧。”
  马秀彪知道此番不能幸免,只得攥起拳头准备跟东哥一战了。

转转请注明出处(装修风水网):http://www.xyhndec.com/zhishi/277100.html